当前:首页 » 泰国试管

出租车急转弯撞车 怀有试管婴儿的孕妇流产

时间:2012-12-03 浏览:1591 作者:恒健海外

       王芳,30岁,江西人。在长达3年的寻医问药无效后,去年10月,她和丈夫来到重庆,选择做“试管婴儿”。在她看来,做试管婴儿,内心是需要多么的强大。今年7月,王芳和丈夫再次来到重庆,正式进行“胚胎移植手术”。8月3日,胚胎成功存活,一家人都为此兴奋不已。但是,8月6日中午11点40分,出租车的一个急转弯……

 

“突然停止生理周期”

      王芳是江西一家银行的工作人员。36岁的丈夫是做生意的,是家里的独子。父母一直希望,能早些抱孙子。

2006年结婚,2009年王芳的生理周期却开始停止。此后,她和丈夫多次在江西寻医,起初是西药,调理了3个月。“但只要离开西药,生理周期就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  由于害怕对西药的依赖性,2010年2月,王芳开始寻求中医帮助,调理了5个月。“家里的蒸锅熬药熬坏了2个,但治疗效果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2011年,王芳和丈夫去医院身体系统诊断,丈夫也有问题,医生建议她的丈夫进行手术。但手术后半年,在经历多次复查后,他们依然没能够自然怀孕。

 

“试管是我们的救命稻草”

      王芳的弟弟王健,是重庆某医院的医生。昨天,我们联系上他。他说,去年9月,他帮姐姐预约了医院教授门诊,挂号费300元。10月,姐姐和姐夫来重庆,接受一系列检查后,姐姐被确认为多囊卵巢综合征,不能自然受孕。

医生建议,试管婴儿

      今年4月,王芳和丈夫再次请假,来到重庆,正式开始“试管之路”。在王芳写的一封《我的试管之路》的信件里,她详细地介绍了自己今年接受“试管婴儿”的痛苦经历:

6月,我向单位一次性请了2个月假。6月10日,我到达重庆,在医院准备进入试管周期。

6月11日,我开始抽血查激素和B超检查。6月15日开始,我每天打针,打针用的药就是激素药,这种药对我产生副作用,造成卵巢囊肿。

6月21日,我进行了行穿刺术,手术期间是不能打麻药的,我认为自己是在受刑,但为了那一丝希望,我们都在艰难的挺着!

7月15日,我的卵巢囊肿接近6厘米,需要再进行穿刺。那是我在手术台上掉下的第一次眼泪,确实太疼,同时也进行了取卵术。

7月20日,我和丈夫进行了最后的胚胎移植手术,这是比较激动人心的一天。这一天,是试管婴儿正式进入母体的一天。

8月3日,王芳说自己迎来了试管论坛上所说的“中彩开奖日”,这一天将决定试管婴儿的成败。

在去医院检测前,王芳在家里进行了测试,阳性,双道杠。检测的结果,果然很满意,医生确诊为“胚胎移植术后,早孕!”

在日记里,她写道:“让人多么兴奋不已,全家人都等着我回家,带着我的希望回家!”

从7月20日至8月3日,王芳说,这期间,生怕有什么意外,她除了吃饭上厕所,每天都平躺着,连澡也不敢洗。

 

“车子转弯没有减速”

      在弟弟的记忆里,姐姐被确认“早孕”后3天,8月6日,他怎么也忘不了。王健称,姐姐受孕后,母亲也来到重庆,一起照顾她。8月6日上午,他陪同姐姐去医院拿药后,从医院出来打车回家。“上车前,我特地告诉司机,车上有孕妇,让他开车慢一点。”王健的老婆也怀孕了,他称自己已经习惯这样,上车前,叮嘱司机。

      11点40分,车子行驶至沙坪坝站西路,融汇温泉B区路段,左转弯时,出租车突然与一辆直行而来的白色现代牌小轿车碰撞。

      “那辆车的车头刚好撞到出租车后座的车门。”王健说,他感觉出租车司机转弯时,根本没有减速。“出租车被撞到路边的栏杆上,否则会飞出去更00%">Infetility treatment
Endoscopic surgery